肖逍

周江天下第一!表白莲花君太太!

我可能等不到惟子回我了。。。溜了溜了。。

我!!!不考班里第一我就不回来了!!!!

其实我这人吧,挺过分的。
刺儿头一个,见谁怼谁。
超凶。
班里好多好多和我没啥交集的人都被我莫名(并不)加进黑名单了。
就是讨厌他们。
以前的好闺蜜好姬友都拉黑了。
啊其实原因挺简单的。
因为现在的小屁孩子都觉得你对ta的好是理所应当。
理所应当得像你是ta爸妈。
艹。
然后我遇见了原色。
遇见了惟子。
霖姐,惟子。
她们真好啊。
真的很爱她们。
居然我让这种一切交流皆为利益的虚伪家伙一把撕下面具。
然后生涩地试着用真心触碰。
从未有过这么纯粹的暖。
从未有过这么真挚的期待。
现在又新加入的一个小可爱也是特别好。
真的真的。

原色是哪儿?
是家啊。

《倾斜》伞修

–我居然为了爱情背叛原则?!
–我居然在写伞修?!
–惟子你看我多爱你!(づ ̄ ³ ̄)づ
–标注下,我其实不是讨厌伞修,恰恰相反我一开始还是吃伞修的,但是从b站刷视频也好,看欢乐向的黑遍也好,一有伞修就总会有人刷“猝不及防一口玻璃渣”“笑着笑着突然……”“泪目”其实有些明明不虐,就是欢乐逗,甚至就是一点伞的镜头,或者某些词。。。然后就有某些伞修粉自觉产生联想。。。后面的我不用说了就是ky,花式ky(ÒωÓױ) 包括QQ部落里也是。。。啊对了还有某些不理智伞粉来骂我周,说要是伞哥活着我周就一炮灰?!念念叨叨的说什么苏沐秋才是真正的神枪,我周算什么。。。(真人真事,就在我班门口吵吵)(关于神枪这个问题我拒绝谈论,因为没有意义)顺带一提,就来找我这人,她写了近三十篇文,都是在讲伞哥怎么死的叶修怎么怀念他的。。。一篇死一次。。。ABO的死完现代的死,现代死完原著死,原著死完古风死,古风死完向哨死。。。同一个片段的不同演绎,她居然也没嫌烦。。。在下佩服!所以说,要虐要哭你们到虐文里刷啊!在HE里嘤嘤嘤很好玩?
–我知道我又废话了, 所以自觉不打伞修tag怕撕起来。
–我这篇文是写给惟子当谢礼的。表白惟子。
–持反对意见的请关掉这篇文不谢。不要谈人生也不要撕。以上仅表个人意见。
–ooc,高中设定。短篇。糖。HE。
–文笔特渣,技能点都点到画画上去了。
–不要纠结细节,我看书少别骗我。
–那,开始?
☆.。.:*・°☆.。.:*・°☆.。.:*・°☆.。.:*・°☆☆.。.:*・°☆.。.:*・°☆.。.:*・°☆.。.:*
1
吞噬天空的阴翳席卷着闷热的空气而来,没有过渡和交替,雨珠骤时如幕帘般倾下,打在浸染透了墨绿的枝叶上,传来一阵泄愤似的击打声,又跳荡在沉沉的天幕中,兴许也是觉得闷得透不过气,连蝉鸣都隐没在那片苍翠之间了。
苏沐秋合上笔记,朝外望了两眼。
到雨季了啊。
2
讲台上老师有一搭没一搭地讲着高考的重要性,声音也有些打蔫,就算是谈起过去的光辉成就也没让他添几分神采,这会儿甚至还有些羡慕后排睡觉的学生。
“诶后排的,对对对就是那几个,你们醒醒!这上课呢!都有点规矩啊!”他敲了敲黑板,后排那几个兄弟就算再睡得昏天黑地,也都让同学给戳醒了。
“你们站着清醒清醒,我接着讲啊——”老师咳嗽了声,继续灌他的心灵鸡汤。
苏沐秋抬头看了眼表。很好,还有五分钟放学了。
3
“我靠,怎么这好好的说下雨就下雨啊,我骑车子来的啊!”后桌兄弟痛苦的朝苏沐秋哀嚎。声音大得盖过了下课铃。
“我也是啊!”随后不等苏沐秋反应,同桌就泪奔着朝后桌吼道。
“额,节哀。”苏沐秋淡定地掏出一把伞来。然后在众多同学悲愤的目光下走到门口,挥了挥手,“这叫未雨绸缪,防患于未然,懂?”
仰天大笑出门去。
同学血泪流满地。
嘲讽满分。
4
哼着小曲儿下了两楼,苏沐秋脚步一顿,因为他突然想起了某个在楼上的家伙。
靠,叶修没带伞!!!
苏沐秋转身就往楼上飞奔,打滑的地板加上逆流挤入人群的困难让他几度险些摔倒。
少年粗重的喘息和飞溅的汗水携着执着的念想,在他的眼底熠熠生辉。
5
叶修刚迈出门就看见苏沐秋朝他跑过来。然后喘着气扶着他,朝他扬了扬手里的的伞。
“呼…我……呼……带伞了…一起……回去?”
“顺顺气啊,不急。”叶修给他顺着气,发觉少年背后的衣服已经被汗水浸透了大半。
“走吧。”苏沐秋得意地笑笑,“今天雨下的突然,几乎没人带伞的。”
“好啊。谢谢沐秋大大啦。”
6
苏沐秋带的伞其实特别小,单人的那种。两个少年根本不够用。他笑着转移了话题,然后趁叶修不注意,悄悄地把伞往他那边移了移,在发现叶修根本没注意到后,又大胆的偏了偏。
“沐橙不愧是我妹妹,这回又是第一诶!”苏沐秋在提到这句话的时候,瞳孔里的宇宙星辰都在瞬间被点亮,满天的星光纳于其中。
而身后展开羽翼的地方,已被雨浇的通透,消瘦的身形又被削薄了几分,颇有摇摇欲坠之势,身边人却因其笑而未察。
苏沐秋勾了勾嘴角,一丝难以觉察的笑意悄然浮现。
算作是少年的得意,也是那人独有的温暖,总之值得被时间永久珍藏。
7
苏沐秋回家之后就感冒了,发着烧还一脸开心的样子。
“沐秋大大,吃药了啊。”叶修把药给他递了过去。
苏沐秋脸色瞬间惨白。
“不——”他苦着张脸接了过来。
好难喝的。
“阿嚏——”
“喝吧沐秋大大。”

没了。】

今天完稿!然后就收手机!拼命学!目标:班里第一!
半退圈!考好了再回来!

我!微草轮回双粉!王杰希周泽楷双粉!
最喜欢的文手太太是莲花君和Dasiv!
最喜欢的画手太太是汝子和奶油花!
入坑一年半!
本命cp周江!不拆不逆!周江天下第一!
打死不吃伞修!
冠军是轮回的!
冠军是轮回的!
冠军是轮回的!

我要画一辈子的全职高手。
我真的很爱他们。
我以前以为我退圈了,就不会再觉得他们有多好了。
但就像我画画一样。
我发现我可以一直爱着他们。
就像久别重逢。
再没有什么让我比见到他们更喜悦的事。
一见到他们,
所有的烦心事就都烟消云散。
他们对我的意义不只是一部作品而已。
信仰。
我发现这个词很适合我现在的感觉。
对。
那是信仰。
我想了很多很多。
我以后想去故宫写生。
去颐和园。
去很多很多的地方。
然后穿着国家队服。
等着有人来问我。
我就可以笑着说。
这是全职高手。
这就是我所热爱的。

补上自认为很帅的草稿(我这人不要脸了)
感觉还是不上色最好啊。

现在好晚了,刚刚又在被训。就是很难受啊。然后不开心。现在连唯一的乐趣都被剥夺了。感觉快要崩溃。
就是很烦啊。
都一边去好不好。
让我缓缓好不好啊。

给惟子画的。
天依是世界的珍宝。
滤镜真是个好东西。
后来有补改,就是忘了拍了。

最近诸事不顺,气得炸掉,决定断网。
所以有评论就回不了了。

我亲切问候许某人她大爷。
还有张某人的二大爷。

他仰头饮尽了最后一口酒,明明醉意蚀骨,却痛得快活。他发凉的指尖轻轻戳着酒杯的边沿,半眯着眼动唇磨出些不成句的零散音节,最后轻笑两声丢了酒杯摇摇晃晃地走出门去扑向屋外的雪地,单薄衣衫下的皮肤失了血色。
你说过想让我给你赎罪的对吧。
我想这就是了。
就是怕你嫌不够。
我死了都不够。
半阴的天空施舍了些许光亮,明媚得想让人亲近。雪很凉,刺骨得像方才的佳酿。
他悄悄地想这就是梦。
还是一场万里长梦,如此算来是要至死方休。
梦中他恍惚又望见了长安城,瞥见了那人消瘦的背脊,看见了金玉垂辉的伽蓝寺,梦见了手抄的三千经书。
感觉是又回到了那个檀香缭绕的小阁楼。
那人置笔于砚,眼底尽是收不住的笑意。
“回来了?”
随后梦醒。
一切成空。